<tbody id="e2689"><noscript id="e2689"></noscript></tbody>

        • A-
        • A+
        分享到

        “當代畢升”萬捷

        袁長喬 深圳商報  2013-01-10

         

        他締造了一個企業的傳奇,他本身的經歷也堪稱傳奇。

        僅用十多年,他帶領著一支隊伍將一個名不經傳的小印刷廠發展為享譽全球的綜合性文化產業集團。

        青春年少時,他做出數次讓人“不可思議”的決定:放棄京城“鐵飯碗”到千里之外的深圳打拼,放棄日資公司最年輕董事的前程選擇從零開始創業……

        他就是萬捷。雅昌集團的董事長。人們稱他為“當代畢升”。

        2013年1月5日,記者來到雅昌集團深圳基地采訪。記者首先被工作人員引領到榮譽室,看到40多平米的屋內擺滿了各種各樣的國際性印刷大獎:有中國印刷業最高獎的“畢升獎”,有在亞洲地區乃至國際上都享有崇高聲譽的“香港印制大獎”,有被譽為全球印刷界“奧斯卡”的“美國印制大獎”……徜徉在金燦燦的獎杯里,記者也不禁感慨稱贊,陪同參觀的雅昌員工杜俊超先生的臉上更是寫滿驕傲,他笑稱“雅昌幾乎拿遍了行業內所有大獎”。

        然而,萬捷卻“不滿意”。他說“榮譽并不代表管理好、效益好、品牌影響力好”,他表示,要在5年內將雅昌的藝術印刷打造成世界第一品牌。

        這就是萬捷。與智慧和勇氣同行。用他的話說“我是一個完美主義者、理想主義者”。

        完美主義者

        采訪萬捷時,雅昌深圳基地還未喬遷新址,老基地位于南山區北環路不顯眼的龍井工業區內,這是一個在汽車導航儀上都很難找到的地方。地理位置的偏僻卻掩飾不住雅昌的雄心壯志,走近雅昌你可以看到他們在每一個細節都力求卓越。在雅昌榮譽室,記者注意到一座“鋼琴”造型的建筑模型,雄偉壯觀,彰顯不凡。雅昌員工驕傲地說,那是正在建設的雅昌深圳基地新大廈。

        萬捷的辦公室,同樣獨具匠心。寬大古樸的木板桌,各種各樣的精致書籍。辦公桌一端,擺滿了一張張椅子,像是隨時迎候一幫老朋友或者隨時準備召開一個現場會。

        “我很講究,近乎苛刻。做什么都要求做到最好。”萬捷的完美主義情結,成為他開啟成功的一把“鑰匙”。萬捷說,從到深圳的日資企業工作起,做每一件事都嚴格要求自己。僅僅7年時間,他就成為這家日資企業最年輕的董事。他將近乎苛刻的要求“移植”到雅昌。印刷界有句名言“無錯不成書”,他卻要求雅昌員工對錯誤零容忍。他還要求雅昌要加快從加工到服務的轉型,例如,不會等到客戶反映有幾本書印得不好才補送,每次雅昌都直接多送客戶幾本;也不會等客戶說膠怎么會脫落下來,才研究自己的膠有什么毛??;更不會等客戶反映彩色套印不清楚,才研究自己的紙和印刷機有什么問題。

        雅昌創立的頭幾年里,萬捷養成一個習慣,只要在公司,每天第一件事就是到車間挑毛病。這項工作被稱作“雞蛋里挑骨頭”工程。正是在萬捷挑剔的目光注視下,雅昌的產品質量達到極高的境界。

        在雅昌印刷車間門口,你可以看到一幅幅真跡,在會議室里,你可以看到一件件的藝術精品,包括走廊里一個并不顯眼的條案上,放的也是清代的古董花瓶。每一處細節都是萬捷的內心映照。

        或許正是由于對細節的完美追求,萬捷萌發了為客戶提供增值服務的想法。于是迸發了“把已經做好的圖錄數據放到網上讓更多人共享”的靈感,進而成為雅昌藝術網的雛形。雅昌藝術網如今已成為世界上最大的藝術品門戶網站。

        雅昌的工人師傅說,現在已經很少看到萬捷親臨車間的身影了。萬捷說這是他“有意識的不去車間”,因為每個人的分工不一樣,他“現在要多做戰略方面的思考”,而不是“搶印刷廠長的活”,他要培養各方面的人才。

        理想主義者

        2013年,將迎來雅昌20歲生日,而萬捷剛過50歲。萬捷說這一年“有很多精彩的事等著我”。在新的雅昌(北京)藝術中心剛剛奠基的基礎上,2013年,雅昌(深圳)藝術中心和雅昌(上海)藝術中心又將雙雙喬遷。三大新基地融藝術、科技和綠色為一體,每處面積均達數萬平方米。就像中國美術館館長范迪安所說,“雅昌在打造一個藝術的王國”。雅昌,離萬捷提出“卓越的藝術服務機構”目標越來越近。

        時光倒回20年,1993年,萬捷創立雅昌集團的前身——深圳雅昌彩色印刷有限公司。那一年他31歲,已是企業最年輕的董事,有著令人羨慕的地位和前程。

        時光再倒回7年,1985年,萬捷從北京登上了南下深圳的火車,在深圳一家日企做最底層的調度員。那一年,他不滿23歲。他本可以像他的很多北京同學一樣,在國企里安逸體面地上下班。

        這就是萬捷的人生軌跡。他從北京來到了千里之外的深圳,從外企最年輕董事到小印刷廠老板,從名不見經傳的小印刷廠到享譽全球的文化產業集團董事長。萬捷說,南下深圳,是因為“懷揣著夢想”,選擇創業,是因為“外資企業有很多弊端”。

        其實,萬捷的每次抉擇都是朝著他的理想邁進。他一直行走在理想的路上,期待邂逅自己的夢想。

        真正刺激他夢想的是一次雪地思考。那一年,事業如日中天的他,離開了山花爛漫、和風習習的早春中國,與七八個好友來到天寒地凍、萬里冰封的北極,在零下三十多度的冰天雪地中徒步行走了數日。就在那一腳深一腳淺的寒冷行走中,他突然感悟到生命、生活和事業的真諦——“它們都需要目標、理想,都需要堅持的精神。唯有如此,生命才能得到升華,生活才能越過越好,事業才能越做越大、越強。”

        有夢想的人總是充滿著魅力。志同道合的老同學、舊同事、各路人才紛紛聚集在他的身邊。

        撫今追昔,萬捷的“深圳夢”在變成現實。如今,雅昌已當仁不讓成為中國印刷界的標桿:不僅成功印制《北京2008年奧運會申辦報告》、《上海2010年世界博覽會申辦報告》這兩張國家“名片”,更憑借《梅蘭芳藏戲曲史料圖書集》和《西夏文物》兩次奪得有印刷界“奧斯卡”之譽的美國印制大獎BennyAward(班尼)金獎。著名學者余秋雨得知這個消息曾激動地說:“雅昌掙回了從宋代畢升開始的(印刷)首創性尊嚴。”

        低調的智者

        初次見面,萬捷稱與記者是老鄉。告別結束,他不忘調侃一把,“謝謝你,江西老表”。這就是萬捷的另一面,幽默,坦誠、直率。

        采訪前查找資料,看到很多媒體上的萬捷照片,西裝革履,不茍言笑。原以為和萬捷交流會壓力很大。

        其實不然??吹接浾叩絹?,萬捷起身相迎,熱情握手。意外的是,竟一身運動休閑打扮,而且下班時就提著一個旅行背包出入公司,完全沒有領導的派頭。

        不熟悉他的人認為他狂妄、高調。熟悉他的人卻說,和他做出的成就相比,他已經很低調了。

        與萬捷交流,除了感受低調魅力,還能收獲睿智之言。萬捷說話思維敏捷,語速很快。聽者幾乎難于下筆記錄,不得不專心致志聆聽。萬捷說話聲情并茂,妙語連珠。他很顧及聽者的反應和興趣,喜歡用淺顯通俗的比喻表達。萬捷說他也有崇拜的對象,比如遠在美國的蘋果前首席執行官喬布斯,近在身邊的如萬科董事長王石。萬捷說“我是個善于學習的人”,每一個人、每一個企業都有優點,都有值得他學習的地方,他會努力學習身邊每個人、每個企業的優點。

        有人總結,領導素質決定了企業成敗。并列舉領導力四大境界,境界一:員工因為你的職位而服從你;境界二:員工因為你的能力而服從你;境界三:員工因為你的培養而服從你,他們感恩于你對他們的尊重、培養和付出;境界四:員工因為你的為人、魅力、風范而擁戴你。

        采訪結束后,我悄悄問一直陪同的雅昌工作人員:你怕萬董嗎?他一愣,想了想,說:剛見面時很怕,現在不怕。眼神里充滿著敬佩和憧憬。

        萬捷的風范,從員工的眼神里能感受到。雅昌的未來,從萬捷的魅力中可找到答案。

        祝福雅昌,祝福萬捷。



        《深圳商報》對雅昌及萬捷董事長進行報道

        Top
        中国美女人大胆体艺术